haz

破画画的

杀破青阳的光辉

大家青黄日快乐哈哈哈

by:傀栀疋

第十章[下]

【呐呐~小青峰,你说,如果有一天我把你忘记了,你会怎么办?】

【你敢!】

【好吧好吧~呐,要是有一天小青峰把我忘记了呢?】

【要是真有那么一天,就算我忘了全世界,也不会忘记你!】

【真的么?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不见了,你又会怎么办?】

【你要是敢跑不见,老子绝对会第一时间把世界翻遍,把你给揪回来!】

【哎哎,小青峰果然霸道得要死啊!要是有一天小青峰不见了,我也会把世界给翻过来的,小青峰尽管放心好了!】

【你果然烦得要死!】

【诶诶诶,小青峰别不理我啊!你看到我可怜的样子了么?】

[彩虹]

【第十章 下】正文(。・ω・。)ノ♡

一直忙碌到夜里一点多,青峰才终于得空坐在自家的沙发上歇一口气。刚把桌子上拿起来的万宝路点上,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。

看了一眼卧室里,躺在自己床上的人一眼,青峰头疼的揉揉眉心。今晚发生的这叫什么事?青峰可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种超级八婆的属性。

之前,有一次青峰和幻影一起出去办事情,回来的时候在路边看见了一只非常可爱,唔,大约是像幻影小时候那么可爱的狗狗,被扔在路边等待好心人的收养。不知道当时幻影是怎么打算的,他抱起狗狗面无表情的对自己说,拿回去给老虎君养着解闷吧。且不说,执行科的组长们是不是真的闲到有空养宠物。但是,火神那家伙怕狗也算是NEB里人尽皆知的事情了吧!感觉突然刷新了之前对幻影的认知。

青峰记得当时自己是非常嫌弃,皱眉看着那只狗,对幻影说,别把奇怪的东西捡回去!

那时候,不,至少是在今天之前,青峰都一直以为自己和“八婆”二字是不沾边的。但凡事总有万一。今晚他就捡回家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。

呃……不对不对,这么比喻好像有点不太恰当的样子。

但是,青峰这次真的是八婆过头了,就算是说“事出有因”“机缘巧合”也实在难以避嫌!

这件事情可以回溯到5个小时之前。

最近这几天青峰都很闲,因为前几天的事情B组和D组的组长是双双回家“待机”。青峰今天也同样没什么要紧事要做,睡到自然醒就找火神去拳击馆打拳了。本打算晚上接桃井下班,再去吃个饭就一起回家。谁知道在电话里因为一点点小事,青峰就和桃井吵起来了,吵得不明觉厉。青峰觉得烦骂了两句,桃井就生气的把电话挂了。青峰索性也懒得回去,反正不是没有住处。青峰有自己的房子,工作之后买的,只是他很少在那里住,平时休息都是回桃井家,好叫家里的两位长辈不担心自己。

那今晚果断就是回自己家的时候了。

厮混完毕,和火神分开时,天已经黑了。

青峰打算去停车场取了车就直接回家的,走到半道突然想起可以抄近路去停车场。

但是没走多远就听见前面的巷子里发出异常的响动。青峰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皱起了眉头:啧,东京的治安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?又是什么无所事事的不良在打群架啊?

正这么想着,一声更加异常的短促的爆响传来。根本用不上他多年来的职业经验做依据,青峰才开始修习枪械科的课程时就已经能轻松的分辨出这种声音--加了消声装置的标准型手枪。

青峰不由得顿了下脚步。

其实说起来,NEB虽然也是顶着为国/家分忧解难的大帽子来做事的,但是街边混混打群架这种事实在是……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算不上NEB受理的范畴。这就是普通片警理所应当的工作任务。所以说,NEB执行科D组组长通称豹子的青峰大辉先生,其实是可以心安理得的视而不见的。

但是世界上最八婆的事情,终究还是发生了。不可抗力。

青峰迈着一贯的步伐经过巷子口的时候,转头看了一眼。

他竟然,真的,看,了,一,眼!

最先看到的自然是那个半跪在地上的青年,金发白衣,腹部被血染得乱七八糟,他一只手捂着还在涌出血的伤口,一只手拄着地支撑,脸色白得像纸,牙关却死死咬着。然后是边上还在呱噪着手枪是怎么回事的一堆混混,从行头打扮来看似乎是暴走族。

鬼使神差的青峰朝巷子里迈了两步。皮鞋踏在地上的声音虽然不响亮,但是却穿透很远。一个耳朵很灵的家伙听到有人靠近的步子声后,做了个眼色,一群暴走族叠成堆似的遁走了。

青峰也懒得去追这些社会败类,倒是转头特地问候了一下那个受伤的青年。

“喂!还能站起来么?”

闻言,青年很费劲似的抬起了头,眼神涣散却还很努力的寻找焦点,看着自己。

青峰也很好心的伸出手想拉他起来。

手才伸出去,“扑通”一声,那个金发青年却倒地了。

是不是要摊上什么麻烦事了?青峰头痛的揉揉眉心,蹲下来打量了一下青年。

呼吸声又急又浅,虽然没有了意识,但眉头和牙关却没有松开,好像有点严重的样子啊。

话说,这个巷子里应该没有摄像头吧,那么,干脆假装没来过,悄悄走了好了。麻烦事什么的实在是想敬而远之啊。青峰刚动了这个念头,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则新闻头条--“身份不明的年轻男子深夜因失血过多惨死陋巷”。

妈蛋,这么看来,麻烦事似乎从自己八婆的转头的时候,就已经沾上自己了吧?啧啧啧,该怎么做才好呢?青峰换了个蹲姿,从兜里拿出万宝路,颇纠结的点上了。

于是,他纠结完后的结论就是把这货给捡回来了。

发生这样的事情,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估计豹子君都会因为今夜的善良之举而深深的感动着自己。

青峰把陷入昏迷的青年抱上车,放在后排座位上。用他这辈子自会开车以来最平稳的速度载他回去,一路上生怕碾到坑颠到他那刚刚凝血的伤口。路过药局的时候,青峰还顺便去买了个家用急救箱,消炎药和退烧药。

把人抱上床,轻轻放好,青峰开始准备帮他处理伤口。

青年躺在柔软适中的大尺寸床上,显得非常单薄的样子。床头柜上的散发着鹅黄色光晕的台灯是唯一的光源。照在青年毫无血色的脸上,他额前的碎发已经被冷汗沾湿,两根细眉拧在一起,泛白的嘴唇也紧紧抿着,可以想见他的牙关咬得多紧。

青峰端来热水,把毛巾沾湿又拧干,仔细的为他擦掉脸上的冷汗。并把他因为打架已经弄脏的白衬衣脱下,帮他擦了擦身上的汗珠之后,才又拿过家用急救箱,开始着手处理伤口。

冰冷的酒精棉球触及伤口边缘时,床上昏迷的人明显颤了一下身子,青峰更加的蹑手蹑脚,但是显然这对于他来说还是很痛,甚至在无意识的蜷缩身子。青峰赶紧腾出手来按住他的身子,免得他一蜷缩又拉扯到伤口。

差不多把急救箱里的所有东西都折腾了一遍,青峰总算处理好了这个狭长的伤口。只是纱布糊了一层又一层,腰上也被绷带缠了一大圈。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青峰本来就不太会照顾人。因为他那个别几个使他在意的人,根本不会出现过这种情况。今晚算是青峰强制开启技能点了。

虽说包扎的实在丑了些,好歹也算把伤口处理好了。青峰扔下手里的纱布和绷带,起身去翻衣柜。

说起来家就是家啊,虽然不常住,但是东西都还顺手。一打开衣柜就是百年难得心情好叠整齐放着的衣服,抓起一件深灰色的纯棉开衫,当做是睡衣给青年小心翼翼的床上。

注意到青年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怕冷而轻微颤抖的身子,青峰细致的帮他把被子盖严实,有把空调打开,温度调到了27℃。转头,青峰又开始倒腾刚刚买回来的药。

看看左手里的消炎药,又看看右手里的退烧药,青峰纠结了一下优先级别,最终还是觉得发烧处理起来肯定比伤口发炎容易,所以果断泡了一杯很浓的消炎药冲剂。

端到床面前才想到要怎么喂才好……

起身,跑到厨房里,把橱柜彻底翻了底朝天,青峰终于找到了一把顺眼的勺子:舀糖浆的那种圆形勺子,容量可观,不过用来喂食的话……也……凑、凑合吧?

轻手轻脚的坐到床边,青峰端着杯子,搅动着冒热气的冲剂,对着昏睡的青年比了N个造型,最终还是不知道药水要怎么喂才不至于到处洒。苦手了一会儿,青峰把纸巾盒拿到面前,算是做好了准备。

浅浅的舀了一勺,慢慢递到青年毫无血色的唇边。褐色的药水和苍白的唇色形成刺眼的对比。

药水缓缓流进嘴里,青年下意识的皱起眉动了动。想来是药水的味道很糟糕。青峰停下手里的动作,看着青年下一步的动静。他费力的吞咽嘴里的药水后,轻轻把眼睛眯开一道缝。

“醒了?感觉怎么样?”青峰低下头,轻声的问。

青年皱眉,眨了眨眼睛,好像有些找不到焦点,哑着嗓子迷迷糊糊说:“这里是……?你……救我……?”

“这里是我家,我带你回来的。还记得吗?你昏迷前的事情。”

“……谢谢……”

“道谢的话之后再说,来,现在先把药喝了。”青峰说着,舀了满满一勺药水递过去。

青年配合的喝完药,又轻轻阖上了眼睛,从表情上来看比之前稍微轻松一些。

青峰看看手表,打算一小时后再给他喝退烧药。

“……不是医院啊……”青年轻细的声音仿佛是呓语般,却是让青峰大大的愣怔了一下。

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青峰在想怎么说才能显得理直气壮一点。说起来,要不是这句呓语般的感叹,青峰现在也没反应过这件事情来。

啊……不去医院啊……为什么没直接送去医院啊……应该是说,不习惯吧。在青峰的潜意识里已经忽略了医院这样的存在。从小到大,因为经常运动身体都非常好,没什么接触医院的机会。后来加入了NEB,虽说受伤的风险十分高,但是NEB的处理科自带权威医疗部,更是扼杀了青峰去医院的机会。所以今晚,青峰是压根就没想起还有送医院这个选项,就自己义无反顾的把人捡回来了。

看看现在这种情况,倒还真是有些后悔自己的后知后觉了,原本是垫付个医疗费就能解决的事情啊。不过现在,该处理的都处理了,发烧病人医院总不可能收留住院的吧?就算青峰现在把人弄去医院,也是没什么意义的了。得认栽。

“……不是医院,太好了……”青年轻细的声音再度传来。

青峰仍然愣着。太好了是什么意思?自己歪打正着的捡回来一个恰好不喜欢去医院的人?

之后便是长长的安静,青年好像是又睡过去了。

所以现在青峰才有空坐在沙发闲闲的歇口气。想抽口烟,又赶紧掐了,怕烟熏到刚睡着的人。就这么靠在沙发上,想了想今晚发生的这些事,以及其他的一些个麻烦事。

差不多到了该准备退烧药的时间了,青峰又起身去折腾那些瓶瓶罐罐杯子勺子。泡好了一杯闻起来就苦到销魂的退烧药,青峰回到床前。看着青年比较之前安稳了很多的睡颜,青峰顿了一下,然后摸摸青年的额头,又摸摸自己的,还是在发烧啊这家伙,不喝药是不行的。但是似乎是身上的伤口不怎么太痛了,青年一下子陷入了深睡眠,青峰怎怎么都没能叫醒他。

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,借着台灯的鹅黄色光晕,青峰现在终于得空仔细打量一下今晚自己到底捡到了什么。

现在,青年一直拧着的眉头终于舒展了,苍白的嘴唇也不像之前那样紧抿着了。从这个角度看过去,光晕印在他脸上,给他一种脸色不错的错觉。

金色的头发,尖秀的脸庞,长而密的睫毛,挺而直的鼻梁。看起来精致的像个混血似的。非要让青峰说个文雅的形容词,那就是“漂亮”吧?

见多识广的豹子组长,如今好歹也是个奔三的人了,能用“漂亮”来形容的男人,他不是没见过,比这个好看的都有。但是眼前这个人,很特别。那些仗着自己稍微有那么些好看就整天娘里娘气的人,动不动就是小萝莉般撒娇卖萌的摸样,青峰是最反感的。而这家伙虽然长得精致了些,但是在气质上他就与那些人有天渊之别,他更加坚毅英挺。之前穿着单薄的衬衣,以为是个很瘦弱的人,没想到身上还有线条这么明晰的肌肉。如果不是这副病弱又负伤的摸样,应该是个很有气场的帅哥吧?

但是……就凭着他这副长相和气质,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和暴走族纠缠不清的人啊。

若反过来想,他身上那些伤……青峰在刚开始给青年处理伤口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,只是那时没有得空细想。他身上有很多伤痕,并不是说今晚他外伤多严重,而是他原本上身就有很多伤痕。最为明显的莫过于腹部的那个枪伤,当时应该很严重,以至于现在那里的皮肤都不平整。旁边还有一些划伤和缝合伤,疤痕的颜色深浅不一,明显不是同一次受伤的痕迹。

这么说来,似乎他会和暴走族发生冲突也不是很难理解的事情。

这家伙,就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出门,根本找不到什么推理身份的依据……到底什么身份啊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上【第十章 完】


评论

热度(2)